口几口几

没什么

关于几个比喻

和她在一起:


应该是一个小水缸,下满了雨。放几天,里面就会生出一些小虫子。它们自然悠游,摆动着身子不紧不慢在水里移来移去。有一次我把杀虫剂喷进里面。

所有虫子立即疯狂起来,无头绪,挣扎。


有时候,我想到人是被生生注入一些痛苦的,就会想到这个水缸。这种情况下,人内里是无序的。人已经没办法把自己统领起来了。


小学四五年纪吧,学自然课。一门讲生物物理化学的启蒙课。有一节课是讲水的净化。说水里有杂质,可以利用岩石和土壤来进化它们。课本给出了一个装置,就是一个瓶子,从中间剪开,小口朝下,然后最下面先铺上一层棉花,上面再铺沙子,沙子厚一些,再上面是石砂,小碎石块,大碎石快。

水从最上面倒下来,一层一层穿过这些,从最下面出来就是杂质过滤掉的了。


我那个时候就想,你倒进一些水,一定会有一部分被这些沙子棉花含着的。水不会都流下来。


有时候我就想,人就想这样一个过滤器。有的人过滤器厚一点,能含着的东西多一些,有的人薄一些,能含着的少一些。但相同的是,一个人含不完的,都会流出来。

在这个世界源头,有一些制造出了巨大的罪恶,这些罪恶经过一个又一个滤器,被含一部分,被传下来一部分。就这样在人世间传递着。

我会有一些僧侣情怀,会想,自己这个过滤器厚一点吧,尽量多含着消化一些水吧。


这个比喻还有两个好处,一个是,像过滤器能被非常脏的水污染一样,人也能被非常罪恶痛苦的东西摧毁,人就也变成一个能把干净的水变得更脏的过滤器。

另一个是,无数个过滤器组成的场景和整个世界给人的观感十分相像。对于整个世界来说,每个人都含着一些人不可知的东西,这些东西能随时让人爆发,让人做出意外的事情。同时,人和人之前相互传递,到最后,已经搞不清楚罪恶到底来自哪了,像“云罪恶”,漂浮在人群中,漂浮在这个世界上。



我目前所看到的最大的罪恶的来源,是政治。一小搓人,站在权力顶端,粗暴地把个人欲望加诸下一层,下一层再加诸下一层,直到整个国家。不公,残忍,黑暗,这些东西从几个人身上无限放大,破坏着整个国家民众的精神,给他们带来他们难以消化的痛苦。

特别是在我们国家。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,你仔细扒捡一下,里面都是政治驻扎着。

比如,文艺。是青年人只能文艺了。别无选择。

再比如,街面上大多数公司上下级的关系,一种有意无意政治的影子。


另一角度看,什么样的文化传统产生什么样的政治。我不知道这两千年的文化该怎么消化。


这个不是比喻。我说说怎么含更多的水。

我说的含,不是指忍耐。不是指怀揣着舍生取义舍我其谁的心,把遭遇的东西全都压在自己体内。不是指这个。

这个方法行不通。并且,就算你把自己想象成一个罪恶携带体,自杀了,你身上携带的罪恶并不会因此在这个世界上消失,它转化成对生命的漠视这个想法在世界上继续传递了。

这真有点上了贼船就下不来的意思。


得深入。得彼此认识。由深入和认识带来的远离,让自己成为一个有屏障的释放自然善意的发光体。


你得去深入自己,看自己,了解自己怎么和罪恶呼应上了。通俗的例子就是,你被人辱骂,你因此去辱骂别人,这是因为你认为那些东西是“辱骂”,你认为那些东西伤害了你,你自然而然会用同样的方法击打别人。

就是呢,看事情要跳出对立。当你接受正比反好,美比丑好,有利比无利好,你就会受这些累,受这些苦。

有句话叫,傻人有傻福。就是因为傻人离这些对立最远了。当我们洋洋得意,跳脚抢到一些我们认为的利益的时候,我们已经落入井里了。


你认识到自己的心是如何运转的,你还要认识到自己是什么。自己是什么,这没有答案的。但是呢,你感觉到自己了,你心里就会有个“我”,和心里有个“他”“她”,一样。你会在心里清晰地感觉到个体生命的边界。你会先自爱,然后像爱自己一样爱人。你会真切的知道,这都是生命。


知道这些后,你就会像荷叶一样不沾露水了。所谓酒肉穿肠过,真的只是穿肠过。

这是应对以后所能遭遇的。



那关于以前的记忆呢?那些在自己心底深处喊叫的记忆呢?

等时间。

就像我不知道一个片森林到底是怎样复原的一样,我也不知道一个生命到底是怎样复原的。

但我觉得,最少得有根,有土壤,有清澈的水,有光。也得加上风。


美丽的人总是能让我想到自然中的事物。

一举一动,眼镜里的神色,笑,你全都能看见自然。山,水,树,绿色的潭水,轻柔的春光。花香,风。闪电。带着一些热气的雨林。

甚至有时候你得从人身上重新理解自然。你会想,类似的景色一定在世上某处等我过去看。


我感觉人和自然是有呼应在的。美丽的人都延续了身上的那份呼应。青春的人比成年的人更有这份呼应。


而诗人大多相反。诗人在青春时候都不美。都是在后期发力,像潮水褪去,石头褪不去。

诗人都是人摧残后的产物。这哪比得上天然的人的美。诗人因为消化摧残,结实地寻回了一些美。这些寻回的,褪不去。


活着像纸一样薄,而又有虚幻的美。

一些日子前写的有些煽情的句子。也算个比喻吧。










评论

热度(129)

  1. Mayer和她在一起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口几口几和她在一起 转载了此文字